“法輪功”把他的家庭推向絕境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時間:2019年10月21日 15:44
下載

  李珍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神功”醫病上,不相信醫院能治好她的病。其實子宮肌瘤導致出血,及時手術根本不至于喪命。可憐小病拖成大病,大病要了命,李珍到死也想不到自己如此虔誠,卻成為“法輪功”的犧牲品。

  李常,男,1951年生,南海和順人,初中文化,佛山南海供銷社原下崗職工。1995年末,李常開始接觸“法輪功”,并向周圍熟悉的人傳播,成為當地“法輪功”輔導站輔導員。身為家中長子,他把母親、姐姐和兩個妹妹都發展成為“法輪功”練習者,導致其中一個妹妹拒醫病亡。

  因病得“法”

  說起供銷社,上了一定年紀的人一定印象深刻。它在物質匱乏的計劃經濟時代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它連接上下、溝通城鄉,穩定物價,促進流通,是無數人艷羨的“肥水”部門。然而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物質日益豐富,人們不再依賴供銷社購買日常所需,供銷社的地位悄然發生轉變。20世紀90年代,供銷部門轉制,下崗大潮撲面而來,李常就是在這陣浪潮中被拍打上岸的一個。

  70年代中期,從部隊轉業后,李常被分配到當地玻璃廠,因為工作努力,腦瓜子靈活,上進心強,被父親一個老朋友看中,調到供銷社。這讓李常如魚得水,興奮不已。他是家中長子,除了一個姐姐,還有兩個弟弟和兩個妹妹。工作后他一直擔負著幫父母照顧弟妹的重任,工資基本都上交,分文不剩。去了供銷社,他把分到的各種米、油、牙膏、香皂之類的物品都往家里搬,父母看在眼里,甜在心上,把他當成了頂梁柱。弟弟妹妹們也因兄長的身份沾光,對哥哥敬佩有加、言聽計從。就這樣,在他的關照下,弟弟妹妹長大成人,各自成家,李常卻在改革大潮中下崗了。

  為了維持生計,下崗后他承包了幾十畝魚塘,最終經營不善被迫關門。心情郁悶之下他結交了一幫游手好閑之友,沾染了很多不良習氣。90年代珠三角鄉村,經濟蓬勃發展,賭博之風也隨之盛行。經營魚塘虧本,李常消極之余竟想借賭發達,夢想一夜翻本。人的貪欲一旦失控就像潘多拉的盒子打開了,關也關不上。無業在家,他和賭友一起夜以繼日地聚賭,還沾上了抽煙、喝酒等不良習氣。

  經常熬夜、作息無常、放縱無度,1995年春,李常的身體出現毛病,經常心絞痛、冒冷汗。開始他不以為意,但是病痛卻不隨他的意志轉移,心絞痛頻率越來越高,膝蓋關節也出現問題,行動上變得遲緩,還失眠腰痛,看病吃藥收效甚微。有個做醫生的朋友勸他學學氣功,對身體有好處。剛好一個住在廣州的原單位同事身體不好,要去氣功班學習“法輪功”,于是讓李常和她一起做伴,李常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去了。

  這一去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接觸“法輪功”以后,李常進入了亢奮狀態,天天練功打坐,他的心絞痛竟然沒那么嚴重了。這個神奇的功法好像一下子改變了他的生活,不吃藥、不打針,最重要的是不花錢就能把病看好,還教人做好人。吃喝嫖賭的生活時間長了確實有點厭倦,“法輪功”教他突然找到了“方向”。他平常本來就喜歡研究風水、看相這些江湖術士之道,喜歡和人談些玄虛神幻之事,“法輪功”非常符合他的胃口。他帶回一大堆書,熱情地向周圍的親戚朋友推薦,還協助成立當地輔導站,做了輔導員。

  他首先教家人學“法輪功”的動作。父親年事已高,老記不住,嫌麻煩放棄了;母親學了一段時間,有時記得有時記不得,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姐姐和妹妹們倒是好徒弟,特別是兩個妹妹,從小就很聽哥哥的話,加上女人生過小孩身體這不舒服那不舒服的,聽哥哥說“法輪功”好并且親身驗證過,肯定錯不了,所以學得特別認真。

  接著,他向周圍的鄰居、熟悉的朋友、同鄉賣力推薦這個神奇“新氣功”。為了方便和功友聯系,他搬進原單位分配的房子獨居,老婆孩子也不管了,天天練功打坐,向功友傳授此功法的“秘籍心要”。他教會同村的吳錦豪、葉光良等20余人,不認識的鄰村或“慕名前來”討教的就更多了。他投入大量精力研究《轉法輪》,越看越歡喜,仿佛找到了拯救世界的唯一神藥,他相信有了“法輪功”自己就能走上金光大道。

  一下子坐到了“練功人”的位置,和“常人”拉開一大截距離,李常有點飄飄然。他那學了“法輪功”“高人一等”的錯覺好像一下子把下崗后的不如意、挫敗、骯臟全部洗白了。

  就這樣,他一邊貧困潦倒,一邊如火如荼地開展著他的輔導員生涯,成了周圍練功者的核心。沒錢了他就跑去幫人修煤氣灶、小家電以維持生活。有空了他就呼朋喚友一起練“法輪功”,談心得體會。因為他最早學會,又肯下功夫鉆研,所以每次聚會總是滔滔不絕,頭頭是道,讓其他練功者佩服不已。下崗前那段受人尊重、周圍人都圍著他轉的時光好像又回來了,他很享受付出被認可、以自己為中心的感覺。

  上躥下跳

  后來,“法輪功”迅速蔓延,各地相繼出現練功者自殺自殘、圍攻政府及媒體單位等惡性事件,造成了極壞影響,1999年7月22日“法輪功”被依法取締。李常和一幫練功者非常氣憤,覺得肯定是政府搞錯了。于是他們商量響應李洪志的號召上京護法,意外的是在廣州火車站被發現截回。

  2000年6月,眼看“法輪功”組織遭到重大沖擊,練功者人心惶惶,李常再也憋不住了,他決定為“法”做些大事、來點猛料,讓政府改變對“法輪功”的立場。他召集一幫鐵桿“法輪功”分子開會,最后大家認為到省政府門前公開練功、打橫幅影響會比較大。他們分頭行動通知功友集合時間、地點,按照預先的安排統一行動。結果可想而知,全部參與者被勸退或處理,李常被勞動教養兩年。勞教期間,李常沒有半點轉化意向,反而在勞教所認識了一幫來自全省各地的癡迷分子,他們私下交流心得,更堅定了李常誓死護法的決心。

  2006年,李常和原來的練習者共同制作“法輪功”非法資料到處張貼、派發,成了南海一帶讓派出所頭疼的“牛皮癬”,造成了極其惡劣的社會影響。一些不明真相的街坊看了“法輪功”資料后也加入了“法輪功”組織,區里已經出現多例“法輪功”練習者因病拒醫的案例,群眾意見很大。不久,李常在外散發傳單時再次被抓,公安人員在其住處搜出大量護身符、宣傳單張和小冊子等,這次他被判有期徒刑3年。

  兄弟反目

  在李常的弟弟李恩看來,自從哥哥李常練上“法輪功”,家庭就開始滑向深淵。

  話還得從哥哥在供銷社上班的日子開始說起。那時哥哥把發的工資、分的生活用品全部拿回家,而自己的小家幾乎沒有。嫂子是民辦教師,工資不高,還要養孩子,日子過得很緊張。偏偏哥哥不懂平衡,也不會解釋,時間長了嫂子有怨言,兩個妹妹又不爭氣經常和嫂子慪氣,時不時制造事端聯合起來對付嫂子,哥哥夫妻倆因此經常吵架。

  哥哥練了“法輪功”后,嫂子和李恩看出了“法輪功”的端倪,極力反對,母親、姐姐、妹妹卻跟著練,家里分成兩派,矛盾愈演愈烈,大家經常因為立場不同而吵架,成為名副其實的吵架“大家庭”,李恩為此頭痛不已。

  1999年國家依法取締“法輪功”后,身為人民教師的李恩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再讓他們癡迷下去將會給家人帶來災難。他動員姐夫、外甥做姐姐和妹妹的工作,因為姐夫立場堅定,堅決不準姐姐練功,結果只有姐姐的問題得到控制,而兩個妹夫態度不堅定,結果妹妹們也跟著李常越走越遠。

  一家人分成兩道戰線。李恩對哥哥屢屢犯事十分惱怒,心灰意冷之下他和另外一個哥哥再也不過問李常的事,自此兄弟絕交。

  聽多了反對的聲音,李常和兩個妹妹干脆不和反對者們來往,他們一意孤行,兄弟姐妹間日益疏遠,從此原本每年兩次的家族聚會再也湊不齊人。

  2002年,大妹李瑞遭遇車禍重傷,在醫院住了3個晚上就嚷著要出院,不出院就鬧絕食,家人迫于無奈把她抬回家。她在家強行練功,嘴里神神叨叨念“法輪大法好”,3個月后終于可以下床走路,至此更加癡迷。她還想把兩個孩子也拉進“法輪功”,逢人就叫人信“法輪功”。她只認是“法輪功”讓她好了,卻把女兒辭去工作悉心照顧的功勞撇一邊,女兒因此怪她把“法輪功”看得比自己還管用。

  兒子女友上門探訪,被李瑞左一句““法輪功”好”,右一句“真善忍要記住”嚇跑,關系馬上告吹。女方的父母說,嫁什么人也不能嫁信“法輪功”的。此事傳開以后知道內情的女孩都不愿意和李瑞兒子做朋友。兒子一氣之下把她的書燒了,搬出去住了。李瑞還不覺悟,見到兒子就罵他沒良心,說要不是“法輪功”他早就沒媽了。兒子說:“你現在是有“法輪功”,沒兒子。寧愿要它不要我!”但是李瑞聽不進兒子的痛苦吶喊,她不想聽也不愿聽。

  在李常和大妹的影響下,小妹李珍有病也不看了。她本來身體就不好,長期臉色蒼白,走路輕飄飄的。一群功友經常跑到她家悄悄聚會,趁著其丈夫不在一起練功、偷偷出去發傳單。小妹膽小,她心里很欽佩李常護法勇毅,但是自己就不敢到處去,怕被人發現。因為病總是不好,她也經常怨自己不夠精進,為“法輪功”做得不夠多。她經常想,姐姐重傷都能練好,我的病肯定也行,只是我“業力”太重,可能需要的時間要長一些。周圍練功的姐妹也一直安慰和鼓勵她有病不要上醫院,“業力”還是要自己消,上了醫院先前的苦就白受了。李常也肯定妹妹的付出,叫她一定要堅持,“消業”是沒錯的。為了所謂福報,李珍對“法輪功”死心塌地。

  理性的人都認為疾病有心理或生理等自然原因,如病毒細菌感染,或自身生長代謝出了障礙等。生病之后去看醫生,就是希望醫生通過專業方式找到疾病準確的發生原因,并采取針對性措施加以治療。但是“法輪功”等邪教卻對疾病采取完全錯誤的歸因,認為是所謂看不見摸不著的“業力”、師父的考驗等神秘因素引起的。由于歸因錯誤,在其基礎上采取的處置方式也是錯誤的,結果很多時候釀成悲劇。

  可惜,虔誠的她等不到“福報”降臨的那一天。

  2012年2月,春節剛過,李珍的病況開始惡化。原來她一直抗拒看病,這一次臥床半個多月,變得非常虛弱。丈夫覺得不對勁,強行把她送到醫院搶救,醫生的診斷是嚴重貧血,必須馬上治療,否則有性命之危。因為長期與其他反對練功的兄弟和姐姐斷絕來往,大家都不知道李珍到底得了什么病,只有大妹了解一點,但她也是不停安慰李珍不會有事,師父的“法身”會保護她平安。

  3月,李珍情況稍微穩定了一點,她趁丈夫不在身邊,叫同修到醫院幫忙辦了出院手續,說在醫院費錢,不如在家養著。大家把她送回家后,幾個同修每天圍著李珍做功課,念“法輪大法好”,讀《轉法輪》給她聽。

  然而回家后,李珍氣若游絲,病情很快惡化,最終還是搶救不及時撒手人寰。原來她得的是子宮肌瘤,因子宮長期出血過多造成重度貧血,已到無力回天的地步。本來她的病不是重病,她一直羞于啟齒從來不告訴別人,只有幾個“法輪功”練習者知道。而她們一致認為子宮出血是很丟人的,女人的血骯臟,更需要虔誠膜拜在“師父”的加持下。最重要的是李珍極度癡迷“法輪功”,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神功”上,不相信醫院能治好她的病。其實子宮肌瘤導致出血,及時手術不至于喪命。可憐小病拖成大病,大病要了命,李珍到死也想不到自己如此虔誠,卻成為了“法輪功”的犧牲品。

  原本一直反對李常練功的弟弟李恩得知噩耗痛哭流涕。他從醫生口中得知李珍的病情,悔恨交加。他很后悔因為分歧而沒有關注李珍的身體狀況,因為對待“法輪功”的觀點相左,李恩見了她就罵,李珍一開始躲著他,后來干脆不見家里人,幾乎與他斷絕來往。李珍變得越來越封閉自己,兄妹間隔了一道深深的鴻溝,無話可說。想當年,小的時候兄妹無話不說,最后竟然落到這個地步。這是何等地悲哀!

  李恩恨透了“法輪功”,也恨透了把妹妹帶進去的哥哥!

  他見到李常,指著他的鼻子大罵:“我今天是替李家罵你,雖然你比我大,但你不配做大哥!爸爸走的時候唯一惦記著的就是你,他念你當年養大我們,為家分憂。但是他重病需要你照顧的時候你在哪兒?臨走前想見你一面的時候,你在哪兒?你在為“法輪功”賣命,幾次三番,三番幾次出去搗亂,被關進勞教所、監獄,你有沒有想過家里人的感受?我們家幾代良民,從來沒有人做過辱沒家風、違法犯罪的事,你叫父親的臉往哪里擱?他臨走前最擔心的是你,你知道嗎?他叫我們勸你不要信“法輪功”,你聽勸過嗎?沒有!自從你走上邪道,就跟我們恩斷義絕。你層次高為什么東躲西藏偷偷摸摸凈干些見不得人的事呢?自己練功還要拖大妹小妹下水,自從你信了“法輪功”你得到過什么好處?沒能為父送終算不算?牢獄之災算不算?妻離子散算不算?“法輪功”好,為什么李珍練了會入魔?她才四十出頭,那么年輕,孩子又小。我們都不敢告訴母親她走了,一家人瞞著她說李珍外出打工沒空給她電話。你知不知道我們的痛苦?什么神功,你醒醒吧,分明是奪命功、害人功!你以后不要叫我弟弟,我不認你這樣的大哥,我沒有你這樣的大哥!”

  李恩情緒激動,壓抑了多年的痛苦無法控制。他們家因為“法輪功”付出了親人生命的代價,這是血淚的教訓啊!

  兄弟倆已有10年沒見過面,李常沒料到見了面就遭到李恩一場惡罵。更沒有料到的是父親臨走時還惦記著他,妹妹李珍那么年輕也走了。

  李常的心像被刺了一下,想說些什么又說不出來。但是很快《轉法輪》里那句“放淡名利情,直到沒有”又把心里的那點顫抖淹沒了,他想,也許那是妹妹的命,說不定是師父讓她“享福”去了。長期浸淫在“法輪功”的歪理邪說中,他已喪失基本的是非判斷,感情冷漠,黑白不分。

  邪路上處處是絕境。李常眾叛親離,可悲的是,他不悔悟,毀了他,也毀了這個家,可謂“一人練功,全家遭殃,雞犬不寧,家破人亡”。

  (文章節選自《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

  《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是由廣東省委政法委牽頭,廣東省社科聯、省反邪教協會協調省監獄管理局、省戒毒管理局等單位編寫的首部以詳實豐富案例為主的反邪教警示教育書籍。廣東省委領導林少春同志為該書作序。此書是廣東省35名反邪教工作人員和志愿者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和心血,從近萬個邪教人員受害案例中篩選了幾百個有代表性、有說服力的案例,經過反復集體討論,又從中挑選了100個案例進行深入走訪,在征得當事人同意后,精選并編寫了36個案例,加上專家深入點評和近半年時間的編輯整理后最終形成。該書已列入廣東省“七五”普法讀物,由南方日版出版社出版,目前已發行5萬冊,免費發放省內各地各部門,供宣傳學習之用。

 

《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封面、封底 

(責任編輯:徐虎)
相關閱讀
近期熱點
25年前 “太陽圣殿教”自殺事件幕后故事
25年前 “太陽圣殿教”自殺事件幕后故事
  在“太陽圣殿教”自殺事件發生25周年之際,2019年10月5日,加拿大媒體《多倫多太陽網》(Torontosun.com)揭秘太陽圣殿教慘案...
河南鶴壁市反邪教講座走進基層
河南鶴壁市反邪教講座走進基層
  11月2日下午,河南省鶴壁市山城區石林鎮大禮堂,一場反邪教報告會正在舉行,來自全鎮各行政村的80余名駐村第一書記、村支部書...
西方觀眾認為“法輪功”演出政治動機粗魯藝術水準低下
西方觀眾認為“法輪功”演出政治動機粗魯藝術水準低下
  印度作者Nishith Kumar在媒體及博客協作平臺Medium上發表文章,談及西方觀眾對“神韻”的劣評:政治動機粗魯,藝術水平低下,...
反邪教網站
重點新聞網站
國家機關網站
京ICP備17053351號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4465號
快乐十分中奖奖金多少